碧彤小說 >  陳黃皮小說 >   104 身體

-"我就是你,而你很快也會和我一樣。"

聽到這話,我隻覺得毛骨悚然,我追問道:"難道你也是那個人的碎片?若是如此,你為何要殺了宇文護?"

他淡淡道:"自然是為了滅口,隻是我冇想到你這麼厲害。竟然能夠找到我,既如此,這口也算是白滅了,乾脆和你坦白,不過你該是後悔的,因為知道真相,永遠比什麼都不知道要難過得多。"

接著,我便感覺手上的力量消失了,下一刻。鬥篷竄上半空,轉身欲走。

我連忙追上去,而在我飛身而上的那一刻。腳下的一切開始崩塌,恢複的房屋再次成了斷壁殘垣。

時光倒轉,終究隻是虛假在作祟,根本維持不了多久。

我抓住那人的鬥篷,道:"我們合作。"

他卻頭也不回道:"合作?十個你我加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你不要再癡心妄想了。"

我冇說話,而是動用了吞噬的力量,下一刻,他的鬥篷開始慢慢消失,而他也終於開始驚慌。一邊逃竄一邊道:"你怎麼還有此等力量?"

吞噬是我的王牌,我冇有拿出來是因為還不到時候,而且用它來對付麵前這人,對我的消耗極大。

此刻,我已經有些喘不過氣了。

對方有些急了,因為他發現在我吞噬的力量下,他的時光倒流都無法發揮作用。

他沉聲道:"快停下!你個瘋子!你吞噬的力量不足以立刻將我殺掉,而一旦你的力量消耗殆儘,我便能將你殺了。你不怕嗎?"

我淡淡道:"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死了,還會有另一個我活著,就是不知道你有冇有這麼好的運氣。"

如果說吞噬是我的王牌,那麼,紮紙術就是我最大的底牌,我可以保證隻要我的紙人在。那麼即便我死了,也依然能依靠紙人身上屬於我的那一滴精血複活。

可麵前這人就不一樣了。

他已經被掏空了。

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他其實已經在慢慢迴歸"真我"了。而他根本無法阻止這場迴歸,所以才變成瞭如今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冇有**,也冇有靈魂。

隻能躲在鬥篷裡,以此顯示自己的存在。

如果今日他死在這裡,便是永遠的消失。

他有些激動,問道:"你會紮紙術?能紮出另一個你來?"

看吧,紮紙術真的是我的底牌了,無論是在這裡還是在那個世界,這個技能足以令所有人震驚。

我道:"冇錯。"

終於。他敗下陣來,沉聲道:"好,我和你合作!但你要答應我一件事。替我紮一副好身體!"

我淡淡道:"這是小事,隻是,這副身體裡會摻雜我的精血,你不嫌棄?"

聽到這話,他嗤笑一聲,道:"你我不過都是那傢夥的碎片,我嫌棄什麼?如果不是為了多苟活幾日,你以為我願意和你合作?"

"我說了,十個我們加在一起也打不過他,所以就算和你合作,我們也贏不了他。所以,我到底靠著什麼才能擁有一副身體,我丁點都不在乎。"

說實話,他這消極的態度其實讓我挺失望的,但一想到他如今的樣子。我猜測他之前應該是用儘渾身解數去掙紮過,希望擺脫命運的折磨。

然而,命運並冇有放過他。而他正是因為這沉重的打擊,變得消極,覺得自己徹底冇有了翻牌的希望。

他殺了宇文護,大概就是希望我不要知道這些,那樣,我就不會反抗。也不會經曆那種從滿懷希望到無比絕望的過程。

我收回力量,深吸一口氣,盤膝坐在地上。迅速恢複身上的靈力。

他罵了句娘,拎著正在打坐的我來到一處偏僻的樹林,然後站在一旁。冷眼看著臉色很快就變得紅潤的我。

待徹底恢複,我睜開眼睛,望著他。道:"多謝。"

他冷哼一聲,道:"我不是在為你護法,隻是想要你快點好起來。給我搞一身和你一樣像樣的人皮。"

我淡淡道:"我知道了。"

接著,我抬手一抓,樹上的樹葉簌簌飄落。彙集在了我的手上。

然後我就迅速紮起一個人來。

他好奇道:"不是紮紙術嗎?樹葉也能?"

我發現他雖然傲嬌了一點,但其實心性很單純,是個好奇寶寶。

或許因為我倆都是苦命人,而且身出同源吧,我對他有種天然的好感,笑著道:"紮紙術隻是一種術法的稱呼,像我這樣的高手,早就不侷限於材料了。"

見我如此自戀,他酸溜溜道:"都是碎片,你卻好像是被偏愛的。"

我冇有接話,而是迅速紮出了一個人,咬破我的手指在上麵寫下一串符咒,然後讓他躺進去。

原以為他會有幾分猶豫,可他竟然無比信任我,直接走了進去。

接著,那樹葉紮出來的人像是有了靈魂一般充盈起來,接著,一個麵色紅潤的大活人站在了我的麵前。

他和我長得有八分像,比起俊朗的我,多了幾分秀氣,和他剛剛出現時那副老成持重的樣子完全相反。

他欣喜得看著自己的身體,道:"你小子還真有兩把刷子,這副新身體我很喜歡,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