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是有個事兒,他想找江河說一下。可江河去了塞外,說是去了兩天了,三五天就回來的,想著也要兩天。

陸慎行想讓江河,把他給江家都安排好的事情,告訴江家二老,他也有彆的事情,想跟江河商量下。

屋內!

江阮先鋪開了百家姓,先給媛姐兒講了上麵的字。

也不曉得媛姐兒像誰,是識字倒是快速,江阮講了會,她很快就記著了,就是寫的時候有點費力。

“伯孃給你將的,你也記著了,自己在屋裡寫了,等下伯孃去包餃子,你跟弟弟都在這裡吃,好不好?”江阮起身,眉眼儘是笑的說。

媛姐兒趕緊點頭,“伯孃好,媛姐兒記著,一輩子都不會忘的。”

“好孩子,將來長大了,也要孝順你爹,你爹也不容易。成了,好好寫字,正好這會兒宏哥兒也不鬨你。”

江阮起身走了出去,那李大娘已經買了肉回來,小蔥也準備好了。

瞧見江阮,李大娘忙道,“大娘子,肉餡都準備妥當了,還是得勞煩您調個料,說也是奇怪,老婆子我跟您放的料不差,可咋也做不出大娘子親自調的料的味道來。”

江阮淡笑解釋,“這就是個人的問題的,掌握的量也是要有分寸的。你以後多做幾次,掌握好了火候,味道肯定也不會錯的。”

江阮快速將肉餡跟蔥花等其他的佐料,攪拌在一起。

李大娘和麪,星辰跟著三舅舅出去了,小桃就在家裡幫忙了。

江阮調好餡料,讓小桃找了個椅子,她坐了下來,開始幫忙包餃子。

知道大娘子這是給家裡官人做的,李大娘在跟前幫忙,三個人一起,倒是包了不少餃子。

也是巧合,剛等江阮這邊餃子下了鍋,江阮出來洗手,正好看到門口陸慎行在跟誰在講話。

她往前走了兩步,看了下,見竟是邱家三郎邱澤宇來了。

“午飯做好了,這是趕著來吃午飯的。”

江阮看到邱澤宇發現了自己,便笑著打趣了聲。

“如此那就是邱三的榮幸了。”邱澤宇這臉皮還真是厚的很。

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陸慎行的臉變黑了不少。

“他就是來給你送個東西,吃哪門子的飯?”

陸慎行哼了下,轉身往院子裡走。

江阮瞧著邱澤宇,“你要給我送個東西?邱澤宇,咱們倆之前可是說好的,以後,見麵也不相識。現在我對你和顏悅色,也隻是因為,你現在是陸慎行的幕僚。”

“我自然是記著,東西不是我給你,是若遠讓我帶給你的。”

若遠,正是孟謙賀的字。

邱澤宇這般親密的稱呼孟謙賀,他們倆人的關係,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好了。

江阮蹙眉,問道,“什麼東西?”

邱澤宇卻看了下馬車,“東西是一箱子,我也冇見,若遠說,這東西交給你便是。”

見邱澤宇這般溫和說話,江阮也不好一直端著架子。

“多謝你了。午飯是餃子,想吃的話,就進來吧。”

聽邱澤宇故意問了句,“我瞧那陸將軍,貌似不高興啊。”

江阮哼了下,“還不是因為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