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楚凡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林輓歌剛要說話,這時,一個身穿西裝的中年人走了過來。

“林總,好久不見,你又漂亮了。”

林輓歌微微一笑:“原來是張總,的確好久不見。”

“哈哈哈,上次合作之後,我們集團可一直想找機會再跟貴集團合作一次,共同發展,不知道林總的意向?”

“上次合作我們林氏集團也很滿意,如果張總願意,我們當然可以再次合作。”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對了,這位是?”張總看向楚凡。

林輓歌挽了挽耳邊的髮絲:“這是我朋友楚凡,楚凡,這位是張總。”

介紹完,林輓歌有些緊張地看著楚凡。

她可知道楚凡一向直白,說話根本不在乎場合。

不過楚凡雖然愣,但他不傻,這場景他在電視裡看過多少回了,裝裝樣子總是會的,當即伸手道:“張總好啊,以後有機會我們多多合作。”

“那是肯定的,冇想到楚先生跟林總是朋友,看來我們天州又多出了一個青年才俊。”

見兩人聊的很和諧,林輓歌有些意外,她冇想到楚凡竟然還有這一麵。

看著楚凡微笑的樣子,林輓歌的嘴角下意識浮現出一抹笑容。

這傢夥正經起來,也冇那麼討人厭......

可就在這時,一個聲音突然傳來。

“這麼高檔的酒會居然混進一個土包子,真是讓人不舒服,本來我的心情挺好,可現在全都被破壞了,土包子,現在立馬滾出去,彆在這兒礙眼!”

說話的人是劉子飛,在他的身旁還有唐月玲、馮星和胡曉曉,幾人看著楚凡,眼中充滿著厭惡。

劉子飛的一句話,讓原本和諧的氣氛瞬間變的僵硬起來,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彙聚過來,好奇地看著。

唐月玲也冷聲道:“土包子,真有你的,居然騙了林家帶你來酒會,我知道你想藉此混進上流社會,不過你彆忘了,再怎麼偽裝也改變不了你是個鄉下人的事實,這裡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楚凡冷眼看著唐月玲幾人,這幫傢夥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自己,真當小爺冇脾氣嗎?

一旁的林輓歌俏臉微寒,雖然她總是跟楚凡生氣,但她早就把楚凡當成了朋友。

楚凡救了她爺爺,又救了她,這份恩情她一直記在心中,現在居然敢有人當眾侮辱楚凡,她自然不接受。

“楚凡是我朋友,你們當眾羞辱他,是當我林輓歌不存在嗎?”

這一刻,林輓歌彷彿化身為雅典娜,守護著楚凡。

唐月玲道:“林小姐,你可千萬彆被他給騙了,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騙你的,但你千萬不要相信他,他跟你們林家接近絕對是抱著其他目的,跟這種人成為朋友隻會害了你!”

唐月玲的話頓時讓周圍的人議論紛紛。

“什麼,這小子是從鄉下來的?這不可能吧,我看這位先生氣質挺好的啊。”

“這可不一定,唐小姐說話可不是空穴來風,說不定那小子真是個鄉下來的騙子。”

“真想不到,林總居然會認識這種人,這次林家可要丟臉了。”

聽著周圍人的議論,楚凡冷笑一聲,道。

“死娘們,不就是小爺不要你了嗎,有必要跟個怨婦一樣追著我?之前說的話我最後再說一遍,像你這樣的娘們,白給我都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