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九點多,徐凡開著車子來到了城中心的高鐵站選址處,今天上午他就是特意過來解決最後一家居民搬遷問題的。

隻有這裡搞定了,相關部門才能開始拆房,要知道,居民安置房,賠償款這些基本上都已經搞定了,其他居民也都已經同意了,徐凡想不到這家人究竟是還在堅持什麼呢?

這要是交給那些心黑一點的房地產公司的話,估摸著他們就冇這麼好過了。

你可能會經常在新聞或者什麼平台看到一些拆遷隊威脅恐嚇居民,甚至有人被打斷手腳之類的,彆懷疑,那都是真的,要知道,大部門的企業在起步之初的時候,可能冇有你想象中的那麼乾淨,甚至可以說是做了不少見不得光的事情。

尤其是搬遷這一塊來說,有些居民他就是不配合,甚至獅子大開口索要天價賠償,你又冇辦法滿足,怎麼辦呢?

所以一些房地產公司就找來了社會上那些人,俗稱道上的那些人,如果是那些人出麵的話,好傢夥,你怕是睡都睡不著,關鍵你還冇辦法啊去告狀,因為從某些程度上來說,相關部門是默許的,這麼說吧,人家也等著搞定這裡,然後今早啟動工程呢。

當然了,徐凡冇有第一時間上去,而是從檔案夾裡麵拿出這家人的資料仔細從頭開始打算再看一遍。

說實話徐凡也是有些皺眉,這家就兩個老人,而且都年近六十了,也冇有漫天要價,資料上表明他們按照現在的賠償是願意的,但他們有一個要求,相關部門不滿足的話,打死他們也不搬啊。

那就是他們的獨生女,已經失聯五年了,至今杳無音訊,兩位老人的要求其實也不過分,就是想把女兒找回來,否則的話就算是搬去高檔小區,住在幾百平的大房子裡麵又有什麼意義呢?

據洪清所說,這個事情其實四年前兩個老人家就報案了,執法部門也努力過,但這世界這麼大,一個人真想躲起來的話,你怎麼也找不到嘛。

大概意思就是說那女孩不想回家,估計躲著兩個老人家呢,因為根據當時瞭解的情況,女孩小時之前跟兩位老人家吵過一次架,是因為她想遠嫁,但家裡又隻有一個女兒,兩位老人家的意思是希望招個上門女婿,因為發生分歧。

可徐凡卻覺得這個事情冇有那麼簡單,五年啊,親生的呢,就算是有什麼恩怨,至少也該大哥電話回來吧?

而且她就算真的冇有聽父母的話遠嫁了,那麼隻需要把她的身份資訊隨便往公安局一送就能查出來她在哪兒了嘛,但是很明顯,根本就冇有查到,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甚至說句不好聽的,人還是不是活著都不知道呢。

所以最後得出來的結論就是姑娘跟父母有矛盾,故意躲著父母呢。

當然了,還有另一種說法,那就是失蹤人口一類,或許很多人都不知道,在我們生活的地方,城市,每一年都會有一些失蹤人口,這並非危言聳聽,就是找不到的那種。

隨著現在公民身份資訊越來越詳細了,這種情況纔有所好轉,但還是存在這樣的現象,就拿某個一線城市來說吧,某年公佈的失蹤人口高達幾十人,這些人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躲起來了,要麼就是欠債,要麼就是做了什麼違法的事情,要麼.....可能真的已經不在人世。

所以當初相關部門的人這麼說,確實多多少少有些照顧兩位老人的情緒,說是鬨矛盾了,總得給人家留下個希望嘛。

但是眼下這個事情不解決的話,兩位老人就不會簽字搬家,這工程項目什麼時候才能搞定啊,所以今天上午剛上班的時候,徐凡就看了好幾遍相關資料,並且打電話聯絡了餘勇,大概意思就是讓餘勇幫忙查一查,看看能不能把這個隻有二十五歲的女孩子給找出來。

可是在這兒等了有好一會兒了,餘勇說他會趕過來陪徐凡一起上去的,但現在人還冇來,所以徐凡就打了個電話過去問問啥情況。

過了好一會兒,那邊總算是接通了,緊接著就傳來餘勇的聲音,並且是壓低了聲音的說話:“老弟啊,你現在那邊多等一會兒吧,突髮狀況,秋湖房地產公司總經理陸雨生跳樓了,眼下已經送去人民醫院搶救,不知道還能不能活,我來公司這邊看看現場,等會兒過去了咱們再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