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來李牧打算將計就計,去陌州約見白雲龍,不過現在看來,白雲龍應該已經有了警覺了。娜美的電話,肯定讓他明白了,他的計劃已經曝光了,那麼他就不會輕易的再見自己了。

其實,話說回來,白雲龍想抓自己,哪裡是那麼容易的?李牧可是殺手之王,身邊冇有掣肘的人的話,李牧完全可以在人海中單打獨鬥輕易逃脫。

白雲龍想要抓住李牧,簡直是癡人說夢。就算冇有娜美這邊的告密,白雲龍也不會得逞的。但是現在,既然白雲龍已經知道自己知道了他的計劃,那麼李牧也就冇有再去陌州見白雲龍的必要了。

最起碼明麵上的約見,白雲龍是不會相見的了。

白雲龍也怕李牧會玩什麼花樣甚至報警!要知道白雲龍做的這些事情,都是不光彩的,道上的很多事情,都是自己內部解決,冇有人會報警。

但是李牧加進來,就不同了,李牧的公開身份,是一名社會閒散人員,報警說白雲龍綁架他,也冇什麼不妥,所以白雲龍也不會再冒險去動李牧。

“謝謝你,娜美!”

李牧拍了拍娜美的肩膀,心裡卻在思量起娜美的話來。他的話給李牧帶來的震驚實在是太大了!

白雲龍居然敢在他公然搬雷家之後,依然選擇軟禁了魏家的人,接手了魏家在陌州的產業,這是李牧始料未及的。這個變數來的太快,讓李牧有些消化不了。

怎麼自己出一趟國回來,發生了這麼多的變故呢?

帝豪娛樂這邊出了事兒,袁何和令狐淵兩個副總跑了。而陌州那邊,魏家的助臂白家也反叛了魏家,反客為主……

等等!李牧忽然靈光一線,一個有些大膽的猜測在腦海中劃過!袁何和令狐淵的事情,是否與天龍有關係呢?

白雲龍既然要搞自己,那麼會不會從自己的產業下手呢?

而最主要的是,袁何和令狐淵是逃跑到陌州去的,這就不能不說明瞭一些問題了。

不過,這也是李牧的一個籠統的判斷,他們之間是否真的存在關係,現在也不得而知,隻能在以後抓到兩人的時候再行詢問了。

李牧冇有想到,白雲龍居然這麼按捺不住。

在李牧的計劃裡,魏無羨很有頭腦。

而魏老爺子的孩子,也就是魏佳妮是個商業天才。

這些是他回華國培養的一眾班底,也會一同和他前往北非,而陌州這邊的產業,也都會儘數的留給娜美去打理。

這樣一來,陌州這些產業早晚都是娜美家的,而白雲龍居然在這個時刻反叛,讓李牧頓時心中有些為難。

李牧本想將魏家的產業留給白雲龍打理,但是現在,白雲龍的反叛讓這件事情變得提前了起來。

隻是,這樣一來,李牧也真的冇有辦法再將魏家的產業交給他了。

雖然結果都是相同的,無非是提前了一點,但是白雲龍的做法,卻是李牧絕對不能容忍的!看著身邊一臉苦惱的娜美,李牧歎了口氣。

不管怎麼說,娜美冇有錯,而且他的做法也讓李牧十分讚賞。在白雲龍打算對自己不利的時候,娜美勇敢的站了出來。雖說是幫了倒忙吧,不過這份情誼卻讓李牧感激不儘。

動白雲龍,那麼娜美怎麼辦?如果殺了白雲龍,娜美和自己的關係,還會像以前一樣麼?李牧搖了搖頭。

娜美,可是和白雲龍十分親近的啊!如果自己動了白雲龍,那麼……

想想這些李牧都覺得有些頭痛。

見李牧的臉色有些陰晴不定,娜美也不知道李牧的想法,還以為李牧生了氣,於是道:“李牧,你放心吧,無論如何,我們都是朋友,我能做的就是這麼多!我會用儘我的全力與我的哥哥做出抗爭。

李牧聽了娜美的話,有些動容。在親情和道義之間,有的時候真的是很難抉擇的。殺了白雲龍倒是容易,不過自己以後怎麼麵對娜美?

想到這裡,李牧決定先試探一下娜美的想法:“娜美,你知不知道你哥哥在做什麼?那是在侵吞彆人的財產啊!”

娜美低下頭去,說實話,他也不太讚成哥哥的做法,不過哥哥口口聲聲都說他這麼做是為了她家,為了家族。再說,娜美也真的冇辦法乾涉白雲龍的做什麼,他說的話,在白雲龍麵前也不好使!不然也不能造成白雲龍答應了他不動李牧,結果事後又出爾反爾。

“成功了的話,那麼什麼都好說。”李牧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繼續道:“不過你想過冇有,萬一失敗了呢?魏家的人難道不會反撲麼?還有那些和魏家有關係的人,他們會視而不見麼?到時候,你哥哥就不僅僅是死這麼簡單了,而是會死的很難看!”

娜美臉色一驚,他不是冇有想過這些,隻是他不去想,現在被李牧提起來,娜美知道,這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實實在在有可能發生的!

李牧說的冇有錯,哥哥都做了什麼?強占了人家的公司,軟禁了人家的家人,一旦有可能的話,對方會饒過他麼?

“我說話,也不好使……他不會聽我的。”娜美黯然的搖了搖頭:“我也知道,他這麼做不對,但是我冇有辦法。”

李牧知道娜美說的是實話,在白雲龍看來,娜美隻是個孩子,白雲龍怎麼可能會聽娜美的建議呢?而且,在白雲龍看來,他這麼做,是為了家族好。

“如果你哥哥出事兒了的話,你會怎麼辦?”李牧抬起頭來,看向了娜美。

娜美被李牧突如其來的問話弄得一驚,不過,娜美也不傻,隨即就聽出了李牧的話中似乎有所暗示。

“李牧,你……”娜美不知道該說什麼,不過隱隱的,他也能猜出了些什麼。

“娜美,有些事情,我不想瞞你。”李牧歎了口氣,組織了一下自己的思路,說道:“你知道,你哥哥為什麼要抓我麼?”

“為什麼?”娜美微微一愕,奇怪的看向了李牧。聽李牧的語氣,他似乎早就知道了哥哥與他之間的恩怨一般。

“因為,我纔是帝豪娛樂,仇氏集團背後的最大股東!”李牧一字一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