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前他受限於慣性思維,老是下意識想要藉著夜色掩護髮起攻擊,但現在細細一想,發現反而白天行動對他們更為有利!

”家榮說的不錯!”

何自臻也跟著點點頭。讚許的看了林羽一眼,說道,”其實我剛纔睡覺前還思考過這點,考慮要不要將進攻時間改為明天傍晚!既然現在家榮已經有了具體的行動計劃,那倒不如將時間改在一會兒天將亮未亮之際!”

”我和何叔叔意見一致!”

林羽笑著點頭道,”天色馬上變亮。他們的防備心必然會有所鬆懈,而且臨近班次交接。注意力肯定會有所分散,我們趁此時機發起進攻最為合適!”

”而且,等我們發起攻擊之後,天色也會越來越亮,視野也就越來越清晰,有助於我們防備周圍突然出現的勢力和組織!”

林羽補充道。”一旦存在另外一隻'破影'小隊,或者'佐羅'之流的殘存勢力和組織伺機偷襲我們,我們也可以及時發現他們的行蹤!”

”好,那我們一會兒就發起進攻!”

眾人也跟著連連點頭,皆都認為林羽分析的在理。

”何叔叔,我和奎木狼大哥先走,你們隨後出發,找到合適的掩體,在居民樓附近潛伏好,等你聽到我們投擲手雷的爆炸聲之後。先不要急著行動!”

林羽沉聲說道。

”聽到爆炸聲還不行動?!”

六一微微一怔,大惑不解道。”為什麼呀?!”

”等你們聽到藏匿在居民樓內的'破影'成員向我們開槍之後你們再行動!”

林羽交代道,”這樣一來,他們的注意力就被我們給吸引了,到時候你們更容易接近他們,傷亡也會大大降低!”

”不行!”

何自臻沉聲道,”如此一來。對你和奎木狼兄弟而言就太危險了!”

”我們兩個又不是木頭,自然會四下躲避!”

林羽笑了笑。說道,”再說,這個時間也不會持續太長,你們一旦對他們發起進攻,他們立馬就會調轉大部分槍口對付你們,我們承擔的火力立馬就會消減!到時候我們抓緊時間,儘快將過街隧道的入口炸掉,再回頭去支援你們!”

從第一顆手雷爆炸到他們將過街隧道的入口炸塌,這期間,留給他和奎木狼的行動時間並不多。因為聽到爆炸聲之後,過街隧道裡的”破影”成員一定會第一時間往外跑。所以他們要在這幫人跑出來之前將洞口炸塌。

”不行!”

何自臻還是堅定地搖搖頭,說道,”聽到爆炸聲響,我們就……”

”何大隊長。我覺得何隊長說的有道理!”

希蒙托夫立馬出聲打斷何自臻,勸說道。”他們兩人吸引掉居民樓內敵人的火力後,我們才能夠更快的衝進居民樓。從而以最小的傷亡,最快的速度解決掉樓內的敵人!”

林羽這個建議可以大大降低他們北俄克勒勃眾成員的傷亡。他自然忙不迭的支援。

至於林羽和奎木狼的生死,並不是他首要所考慮的。

何自臻冇有說話。雙眼微微一眯,銳利的掃視了希蒙托夫一眼。

自從希蒙托夫跟他們彙合之後。他一直對希蒙托夫等人忍讓有加,以禮相待,這還是他頭一次露出如此殺意淩然的眼神。

雖然樓層內手電燈光微弱,但希蒙托夫還是注意到了何自臻眼中的那抹寒意,隻感覺彷彿被一頭準備狩獵的雄獅盯上了一般,後背驀地一涼,立馬將接下來的話嚥了回去。

他內心對何自臻的敬畏和防備不由陡然加重了幾分,暗想不愧是炎夏邊境的”守護神”,果然氣勢非凡,不容小覷!

”何叔叔,您一定要聽我的,這對我們最有利……”

林羽還要繼續勸說,不過被何自臻擺擺手打斷。

”你放心吧,到時候我自會隨機應變!”

何自臻沉聲說道。

”好!”

林羽點點頭,抬眼看了眼已經微微泛起魚肚白的天邊,鄭重道,”何叔叔,天快亮了,那我們兩人就先動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