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1131章

-

“外麵在乾什麼?出了什麼事?”安雲熙轉頭問鄭賢,“為什麼那麼多人進進出出?他們到底在乾什麼?平時內院根本不允許外麵的車輛進來。”

鄭賢冷道,“你不需要知道。”

“你!”安雲熙食指指向他,氣得直髮抖,“好你個鄭賢,居然不把我放在眼裡。於承先給你當靠山,了不起是嗎?我現在就給我爸爸打電話!撤了你的職,哼!”

安雲熙作勢拿出手機。

其實她隻是威脅鄭賢,她纔不敢真的給夏晟霆打電話,她很怕夏晟霆,平時也很少跟他說話,儘量躲得遠遠的。更彆提讓夏晟霆撤了鄭賢的職位了。

鄭賢纔不吃這一套。

他挑釁地瞪著安雲熙,“你打啊,現在就打。”

安雲熙氣得手指都在發抖,她劃開螢幕,卻發現手機根本冇有信號。

她睜大眼睛,仔細看了看,又將手機搖了搖,還是冇有信號。

怎麼可能?軍閥內部,擁有自己的信號塔,信號都是加強的,而且軍中要地,絕對絕對不可能斷掉信號,除非出了大事!

她趕緊奔至沙發旁邊,從茶幾上拿起座機。

“嘟——”一聲長音。

竟然連固定電話都冇有信號。

顯然,全都被切斷了。

這裡,與世隔絕了?

她驚恐地瞪著鄭賢,到底出了什麼事?怎麼會這樣?

鄭賢一臉得意地瞥了瞥安雲熙,隨即眼神瞟到天花板上,隻留下眼白,對她進行無言的嘲笑。

就在這時,樓下響起一陣汽車的轟鳴聲。

安雲熙下意識地朝樓下望瞭望。

是於承先的軍車回來了。

瞬間,她更加害怕,本能地顫抖起來。

“砰”一聲,於承先甩上車門,大步跨進家中。

從進門起,便能看到一路延伸的血跡,以及染血的腳印。腳步很急,腳掌很大,顯然是秦劍留下的。上了樓梯,零星還有斑斑血跡。

於承先直奔二樓,來到房間。

鄭賢見到於承先立即站正行禮,“參座!”

然後鄭賢指向浴室,“參座,現場在這裡,我一直保護好。”

於承先略略頷首,他瞥了一眼瑟瑟縮在沙發旁邊的安雲熙。

安雲熙看到於承先就覺得不寒而栗,她經受不住他那陰狠銳利的目光,她知道自己很狼狽,害怕於承先嫌棄她的不堪。

她下意識地伸手將頭髮捋了捋順,撩至耳後。

可是,聊勝於無。

於承先完全不掩飾眼中的厭惡以及嫌棄,此刻的安雲熙,一副臟兮兮的樣子,蓬頭垢麵,臉色灰敗,冇有化妝,頃刻顯老許多。跟村婦冇有兩樣。

他毫不客氣地大步走上前,當著鄭賢的麵,狠狠揪住安雲熙的頭髮,將她拖拽到浴室中。

“啊,好痛。”安雲熙頭皮都快被他揪掉,痛得眼淚當場落下。

“砰”一聲。

於承先將她甩到浴室冷硬的牆壁上。

銳利的眼眸,逐一掃過浴室地上的痕跡。

他大喝一聲,“說,到底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