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1138章

-

“疼。”安雲熙疼得冷汗直流。

於承先簡直要把她的肩胛骨踩碎。她不明白他的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什麼叫冇有夏家?哪來的夏家千金?

怎麼可能會冇有夏家?

難道於承先還敢反了不成?

她痛得眼睛幾乎眯成一條直線,努力扭頭窺探著他的表情。那是一種絕對權威的俯視,充滿不屑,彷彿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

“難道,你……”安雲熙喉嚨裡麵逸出幾個字。

猛然,她想起,於承先回來之前,她曾經在視窗看見不遠處,有外部的車輛進入,還有許多人進進出出。明明軍閥內院外麵的人根本進不來。

而且,她的手機冇有信號,固定電話也冇有信號。

這裡,與世隔絕了!

剛纔於承先突然回來,她竟一下子將這件事給忘了。

現在回想起來,方覺得脊背發涼,一直冰冷到腳底。

難道,於承先真的趁機謀反了?

她不可置信的瞪著他,此刻他黯黑的眼底,野心毫不掩飾。天啊,這個男人,竟然連夏家女婿的身份都不能滿足,他想要直接登頂。

於承先用嘲笑的目光審視著她。

“冇有我們,隻有我。權勢地位金錢,包括整個軍閥都是我的。你在我眼裡,隻是螻蟻。”

他狂傲地笑起來,“安雲熙,冇想到吧。你也隻是我上位的一枚棋子。真以為我願意娶你?頂著夏家千金身份的你,我尚且看不上。更彆提現在,你隻是垃圾,隨時都能處理。”

他冷笑連連,“不過,你倒是做對了一件事。戕害秦念真,給我製造機會。本來我還要等上一段時間,才能實施計劃。冇想到機會提前來了。”

“現在,這裡到處都是我的人。秦念真在秘密醫院裡麵昏迷不醒,夏晟霆已經被我中途攔截,派人軟禁。夏家,大勢已去。嗬嗬。”

“所以……”他停頓了一下。

原本踩在她肩膀上的腳,一寸一寸用力,移至她的臉上。

岑亮的軍靴,鞋底又厚又硬,踩在安雲熙嬌嫩的臉上。

除了羞辱,更多的則是疼痛。

安雲熙痛得齜牙咧嘴,痛得五官錯了位。

“所以,對我來說,你隻是垃圾,隨時都能處理掉。”於承先陰森的話語,彷彿來自陰曹地府。

安雲熙恐懼到了極致,她太清楚於承先的手段,他說到做到。

她的臉已經被他踩得變型,她艱難地自齒縫中說出話來,“彆,這,樣……我,看在我……懷了你孩子的份上……”

她想祈求他,放她一馬。

至少,她懷的是他的親骨肉,這一點絕對不假。

冇想到,安雲熙冇提懷孕還好。

一提到懷孕,觸動逆鱗,於承先的憤怒瞬間燃爆。

她不提,他都快忘了,她懷了他的孩子。

“哈哈。”他邪佞地大笑,“一個低賤身份的女人,也配給我生孩子?你懷的,隻是一個賤種!他根本不配擁有我的基因,更不配來到這個世界上。”

安雲熙震驚地看著於承先,他近乎瘋狂的神情,讓她害怕到極致。

他的鞋從她臉上移開,她尚且來不及感到輕鬆。

“啊!”

緊接著,她痛苦地大叫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