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1224章

-

喬然緩緩走到安雲熙的麵前,聲音平靜又輕柔。

她居高臨下地俯視著安雲熙,唇邊綻放出嫻靜的笑容。

“有濕紙巾嗎?”她伸手,問左辰夜。

她知道左辰夜現在有嚴重的潔癖,在外麵不能忍受彆的女人碰他,以前冇有。

她見識過幾次,辦公室的人員不小心碰到他,他事後都要用濕紙巾擦拭很久。

她心裡也知道,他對她例外。或者,他形成這樣嚴重的潔癖,跟她有關。

所以,他一般隨身都會帶。

果然,左辰夜從大衣口袋裡麵取出隨身攜帶的濕紙巾,遞給喬然。

喬然接過,取出濕紙巾。

在安雲熙麵前,慢條斯理地擦拭著自己心愛的手槍,仔仔細細,裡裡外外都擦乾淨。

剛纔她的手槍,被安雲熙碰過了,她嫌臟。

擦乾淨以後,她將手槍彆回自己的腰間。

又將自己的雙手擦乾淨,這纔將濕紙巾丟棄在地上。

安雲熙四肢不斷地冒出汩汩鮮血,當痛到極致的時候,已經感覺不到疼痛。

她隻剩下最後一口氣吊著,麵容扭曲似鬼,拚儘全力質問,“你們……騙我……”

左辰夜蹲在安雲熙麵前,神情厭惡,不屑,“笑話,一直以來,都是你在騙人。為什麼我們不能騙你?怎樣?被騙的滋味,好不好受?是不是很令人氣憤?”

他被安雲熙欺騙,他做夢都想親手殺了安雲熙,泄憤。

但是,他想將痛快報仇的機會,留給喬然。

所以,進入爛尾樓以後,他始終冇有動手,隻是旁觀。

“明明……”安雲熙口中湧出大量鮮血,看著左辰夜彷彿看見鬼。

明明,她親眼看見,子彈射中他的心臟,至今他的大衣上麵,還留有彈孔焦黑的痕跡。

怎麼可能呢?

他怎麼可能毫髮無傷呢?

難道站在她麵前的,是鬼嗎?她害怕了!壞事做儘,怎可能不害怕鬼敲門?她露出驚懼駭人的表情,無法置信。

左辰夜輕輕地笑了。

他當著她的麵,敞開大衣鈕釦,露出裡麵的西裝。

西裝胸口的口袋之上,彆著一枚特製的彆針。

這是,喬然為他特彆定製,並且親手為他佩戴,並且特意囑咐他,不管換任何衣服,都要戴著這枚彆針。她的話,他自然會聽。

他將彆針取下來。

比硬幣小許多,像徽章一樣,正中間,不偏不倚,卡著一枚子彈。

特製的防彈材料,子彈深深陷入其中,卻不能穿透,恰恰好。

他將彆針湊近放到安雲熙的眼前,讓她看清子彈,看得清清楚楚。

“你自己也說了,喬然可是世界頂級的射擊手,一分一毫都不會差。你看清楚了?”

其實,他自己心內也是震驚的。

喬然將精準度拿捏地太好了。最關鍵的是,他的西裝穿在裡麵,外麵還穿著大衣。從外麵,根本看不到西裝裡麵的彆針。

恰好,他今天穿得就是那天喬然給他佩戴彆針的西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