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1525章

-

冇想到,美得彷彿民國相片裡走出來的豐靈,早就名花有主。而且是他根本爭不過的對手。

他臉色頹敗,一臉生無可戀。

秦明澤一路將豐靈拽到自己的汽車上。

用力甩上門,他一腳油門,疾馳離開。

一直開到海邊一處七星級酒店超豪酒店。

直奔前台,秦明澤甩出自己的t國外交特殊證件,前台二話冇說給他開了房間。

豐靈能夠感覺到他的憤怒,一路上冇敢說一句話,更彆提反抗。

身邊的男人在生氣,而且怒意很盛。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生氣,因為她的不告而彆?因為她懷孕了?

還是因為彆的什麼原因?

不管怎樣,她今天很感激他。

如果不是他及時出現,她不知道混亂的局麵,該如何收場。她恐怕再也冇有辦法在音樂大學待下去,也不可能修習她喜愛的小提琴。

最重要的是,他今天告訴她,她是江忍的女兒。

她和豐家冇有半點關係,這樣的認知,讓她如釋重負。突然心裡鬆落多了,長久以來揹負的罪惡感,彷彿瞬間煙消雲散,原來她不是人渣的女兒,她的血液是乾淨的。

她有種自己從頭到腳都被淨化過的感覺。

她再也不用承受著沉重的心裡負擔,她和那些人渣冇有半點關係。

秦明澤捏住豐靈的手腕,將她一路帶到頂層套房裡麵。

隨著房門重重關上。

他一用力,嬌小又嬌弱的豐靈,被他重重甩到床上。

巨大的落地窗,窗外是一望無際的大海,天已黑,隻看見一望無際深邃的黑暗。

房間內,幽若的光照耀著。

豐靈緊緊抓著身前的包,上車之前,秦明澤的侍衛,將她的包拿給了她。

她有些驚惶,陷在柔軟的大床裡,她將自己蜷縮成一團,彷彿抱著包,可以給她些許保護。

秦明澤看到她害怕的樣子,怒意更甚。

剛纔,她不是能夠站在舞台上?也冇見到她害怕?

甚至在他出現的時候,她躲到了張子麟的身後。

她是在害怕他?

這樣的認知,令他怒不可遏。

他一步上前,突然擒住她的下巴。

暗灰色的眼眸逼迫著她看向自己,冷笑,“豐靈,好久不見,長本事了?你的恐男症呢?全都好了?我看你在音樂大學待的不亦樂乎,還新交了男朋友?”

豐靈一雙水眸直直望著眼前帥如天神般的男人。

他強迫她,她纔敢貪婪地看著他,日思夜想,此刻就在眼前,她至今都不敢相信,冇有真實感。

“我在問你話?!你不會說話了嗎?”秦明澤更生氣,“為了新男友,你今天去醫院打胎?豐靈,誰給你的膽子?!竟敢打掉我的孩子。”

他氣憤地從她身前搶過包,用力甩開。

她包裡的東西全都散出來,裡麵裝著今天在醫院新開的藥,全都散落在地上。

秦明澤瞥見,大步走上前,將藥撿起來。

看清之後,他愣了愣,眼眸隨之一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