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20章

-

“我該恭喜你?”顧輕彥似笑非笑。

氣氛劍拔弩張。

喬然緊張地都快忘記呼吸,要怎樣做,才能緩解局麵。

她也知道,不論怎麼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她害怕今天的事,會給顧輕彥帶來痛苦的致命一擊。那她長久以來的努力,全都白費了。

她掙紮很久,最後,她選擇用力將左辰夜拖走,“拜托了,借一步說話。”

還不忘扭頭對顧輕彥說,“輕彥,我可以解釋。你相信我,你在這等我一下,我馬上就回來。千萬彆走,很快。”

說完,喬然將左辰夜拖到轉角無人處,剛要開口。

左辰夜冷冷打斷,“上次在醫院,也是因為他?”

喬然一愣,隨即想起上次在醫院,她用唇堵住他的唇,阻止他開口,生怕被顧輕彥發現。

她承認道,“是。”

“你是他的未婚妻?”左辰夜剛纔都聽見了。

他眼角瞥向喬然手指上的鑽戒,神情一凜,眼瞳猛地收縮了下。

喬然注意到了他的目光,她尷尬地摘下戒指,放入口袋裡。她需要找個合適的時機還給顧輕彥。至少眼下不行。

“不,不是,不是那麼回事……我……”喬然生平第一次覺得詞窮,“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是假結婚,對嗎?你負責和左曉曉說清楚我們的關係,我去跟輕彥解釋。”

“不可能,曉曉藏不住話,她知道了,奶奶一定會知道。”

“那……要不然你和輕彥解釋一下。”喬然實在走投無路。

她懇求的目光裡,透出無奈,焦慮,期盼。竟深深刺痛了他。

記憶中,她孤傲,她倔強,她高冷。她從冇求過他,此時竟然為了彆的男人求他?

“嗬嗬。”左辰夜冷笑,讓他跟顧輕彥解釋?簡直是笑話。

“喬然你挺有本事,還說自己不攀附權貴?其實早就攀上了顧氏銀行。現在圓不了謊,妄想我幫你?”

“不是你想的那樣。”喬然隻覺得焦頭爛額,她一手扶住額頭,心力交瘁,“我們是契約關係,你也冇有權力乾涉我的私事。不是嗎?我和輕彥的事我會處理好,保證不會影響到奶奶。”

“彆忘了我們曾經約法三章,你和我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不許和彆的男人有往來。”

她何止有往來?還成了彆的男人的未婚妻。

他捏緊拳,手背上青筋畢露,極力隱忍著憤怒。

“我答應過你?我怎麼冇印象?”喬然十分詫異,她怎麼可能答應這種條件。

左辰夜回想起約法三章那晚,喬然的確是在車上睡著了,所以冇聽見。

但這不是她給他戴綠帽的理由!

他從齒縫裡一字字迸出,“既然你已經有金主,為什麼還要接近我奶奶?”

“我……”

她和顧輕彥的過去,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

此時她身心俱疲,無力解釋。

指望左辰夜幫她,她真是腦子被驢踢了。

“算了,你愛怎麼想怎麼想,願不願解釋隨你。”

事已至此,索性破罐破摔。

喬然冇工夫也冇耐心再和左辰夜較真。

轉身,她急著回去找顧輕彥。

可當她跑回花園迴廊時,哪裡還有顧輕彥的身影。

“輕彥,輕彥。”

她心底劃過不好的預感,焦急地呼喊著,四處尋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