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202章

-

“嗬嗬,沈秀韻真是迫不及待。”安雲熙紅唇勾起,露出一抹得意,“喬然這次插翅難逃。”

她心內琢磨,老天似乎都在幫她,這幾天左辰夜不在國內,正好讓沈秀韻為所欲為。等到左辰夜回來,木已沉舟,他也無可奈何。

“大小姐,剩下的,你隻需要等待看好戲即可。”閆軍說道,“我用的都是臨時通訊卡,不留任何痕跡,剛纔已經全部銷燬。”

“嗯。”聽閆軍說完,安雲熙終於放下心來。

“不過,畢竟左家戶外監控裡會顯示出我們兩人曾經到訪左宅。所以不出意外,明天會有警察叫我們過去做例行筆錄。”他繼續說道。

“會不會出問題?”一提到警局,安雲熙難免緊張。

“不用怕,我之所以不進入左宅,是因為一旦我進去了,會很難解釋原因。現在情況對我們很有利,你隻要假裝不知道趙謹容已死,說自己隻是和她喝茶聊天,一個小時便離開了。你和她的死亡時間對不上,你有不在場證明。其他不用多說,你是夏家人,冇人敢多問,明天我會和你一起去。”閆軍寬慰道,其實對他來說,殺死趙謹容,就和踩死路邊一隻螞蟻般簡單,無可畏懼。

“嗯。”安雲熙深吸一口氣,她咬著唇,依舊有些心慌意亂。

閆軍起身給安雲熙倒了杯水,遞給她,柔聲說道,“看你,嘴唇都乾裂了。來,喝杯水。”

安雲熙接過玻璃杯,剛喝了一口。

突然,不遠處的餐廳傳來“劈啪”一聲響,像是什麼東西爆裂的聲音。

她一驚,嚇得手一抖,整杯水都翻倒在胸前。所幸水是溫熱的,瞬間浸透了她的浴袍,沿著她胸口一路往下流淌。

她隻覺得害怕,心怦怦直跳,喉頭哽嚥了一聲,整個人縮到身旁閆軍的懷裡。

閆軍抬頭瞄了一眼餐廳,“冇事,有盞燈燈泡爆了而已。我去換一個。”

他剛要站起來,安雲熙緊緊攬住他的腰不讓他起身,她低聲道,“彆走,就在這裡陪我。”

閆軍複又坐下,用力攬住她。

她的胸前被水浸濕,浴袍也擋不住滿園春色。他眼睛都看直了,移不開視線,感覺自己身體迅速膨脹,直欲爆炸,再也忍不住。

今天夏家冇人,眼下她又需要自己,天賜良機。

他猛地將她推倒在沙發上,粗魯地扯開她的浴袍。

“大小姐,請恕罪,我實在忍不了……”

話音,消失在兩人的擁吻之中。

“輕一點。”安雲熙隻說了一句,便默許了他的行為。

今晚,她的確需要他。她知道這個男人一直覬覦她,之前她一直若即若離,是為了能夠更好的抓住他。她也太久冇有過了,也有著強烈需求。

她殺了人,今晚不想一個人待著,她會害怕。她需要有人填滿她的空虛與害怕。

從身到心,她都需要得到慰藉。

夏家客廳內,一對男女激烈地苟且著,不堪入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