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226章

-

提到安雲熙,難免戳中左辰夜的痛處,讓他更加心煩意亂。時間越久,他感覺自己越來越不想娶安雲熙。可是,他一向負責,始終拋不下該死的責任感。

“你會娶她嗎?”喬然逼問道。

“會。”左辰夜煩躁地回答。

喬然聳聳肩,心頭湧上一股莫名的情緒,淡淡的苦澀,十分難受,是失望?她甩甩頭,告誡自己清醒一點,她為什麼要失望?他和安雲熙孩子都有了,本來他們就不該有交集。

早點撇清,纔是正道。

“你趕緊簽字。簽完字,你我橋歸橋,路歸路。以後再不相乾!”喬然指著桌上的離婚協議,催促道。

她希望他馬上簽字。這樣,她的心也不至於被攪亂。

當斷即斷。

“啪!”一聲,左辰夜拍桌而起,幽暗的黑眸裡陡然竄出兩道火苗。

喬然一再激怒他,他無法再忍。

不受控製般,他突然拿起離婚協議,當著她的麵,撕毀,撕碎。

撕成一片一片,憤然扔在喬然麵前,桌上,地上,到處都是碎紙。

“喬然,這是兩回事!你不要混淆!即便要和你離婚,也得等奶奶的事情查清楚。你人還在看守所,奶奶死得不明不白,真相不清不楚,這時候逼你離婚?你當我是趁人之危,落井下石的小人嗎?”他極力忍住憤怒。

喬然徹底無語。

說要假結婚的人是他,說要離婚的是他,真要離婚時反對的也是他。

不就是簽字離婚,哪那麼多講究?

她也冇說他落井下石。

她都不介意,他介意什麼?

“隨你,你想離婚的時候,隨時拿給我簽字。”喬然攤了攤雙手,表示無奈。懶得和他計較。

“你!”左辰夜感覺自己快要被她氣炸了,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眼看著時間更晚了,喬然忍不住犯困。

後背隱隱疼痛,她還要煎熬到早上才能去申請處理傷口,上藥。

本來就很累,他還一直在這裡糾纏不清。

“你到底有什麼事,冇事我回去睡覺。”她掩住唇,打了個嗬欠。

“等等。我問你,你知道r&s集團10%股份意味著什麼?”左辰夜冷聲問道。

喬然撩了下額邊垂落的長髮,淡淡回答,“不知道。”

“持股5%可以直接進入董事會,享有重大決策權以及投票權。持股10%將躍升為r&s集團第二大股東,身價百億。成為全國屈指可數的富豪,喬然,你清楚這一點嗎?”

喬然眸光微閃,她也冇想到,竟然會是如此钜額的財富。

此前她的心神都沉浸在奶奶去世的悲慟中,無暇顧及其他。

難怪沈秀韻和左曉曉發了瘋一般,想要置她於死地,她想,今晚那名叫做劉玉茹的女獄警,也許就是沈秀韻找來教訓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