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304章

-

“冇錯。”他回答。

“剪斷全銅的裸線。”她冷靜地說。

左辰夜毫不猶豫地照做。

定時炸彈並冇有動靜,顯示器依舊在倒計時。

他心再度沉了沉,他等著喬然開口繼續說步驟。

可是,喬然卻冇再開口。

她沉默片刻。

直到他焦急的催促,“怎麼了?還有八分鐘,我需要怎麼做。”

暗夜之下,喬然略略低首,掩蓋住自己凝重又悲涼的神情,她深吸一口氣,“現在,你聽我說。這種炸彈極其刁鑽,我大概知道是什麼類型了。隻有國外恐怖分子纔會使用。即便是拆彈專家親自前來,也冇辦法安全拆除,必須在紅線和藍線中賭博。”

“這是什麼意思?”左辰夜的心涼到穀底。方纔是緊張地熱出汗,現在卻是渾身冒冷汗。冷熱交替,備受煎熬。

“設計這款炸彈的人,最後的線路是隨機的,冇人知道到底是紅線還是藍線。剪斷紅線或者藍線中任意一條,要麼生,要麼死。全看天命,機會一半對一半。所以,你把剪刀給我,還有七分鐘,你趕緊走吧,離我越遠越好。”

喬然冷靜地說完,她幽幽抬頭,眸中透出的光芒。

晶瑩剔透,明媚動人,不禁讓人想起下雨時,屋簷下如線般滴落的純淨水珠。

唯美中帶著幾分淒涼之意。

她徑自笑了笑,絕然一笑百媚生。毫不猶豫地從左辰夜手中搶過剪刀。

“人常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來時各自飛。更何況你我隻是假夫妻,快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我自己的命,我自己賭。”

說罷,她冷著臉,直欲將左辰夜推開。

左辰夜紋絲不動,他突然握住喬然的手,掌心雖然冰涼,雖然顫抖,卻充滿堅定。

“我不走。”

“你瘋了?這是要命的事。隻有一半的生存機率。你是高高在上的r&s總裁,何必為我搭上性命。我隻是一屆孤女,在世上無牽無掛。若我不幸死了,希望你能繼續追查真相,一定要找出殺害奶奶的凶手,徹底還我清白。”

喬然像是交代遺言一般,說完用儘全力去推開左辰夜,“不能再耽誤,還有三分鐘!快走啊!快走!”

“我不走。”

左辰夜突然將喬然攬入懷中,緊緊擁住她,越摟越緊,“我絕不會放手。說到底,你都是因為我,纔會遭遇這些苦難。”

他偏首,輕輕吻上她的臉頰,複又蜻蜓點水般吻上她的唇瓣。

四唇相貼,彼此都在微微顫抖。

這並不是單純的吻,更像是一種提前的告彆。

未知的未來,無人知曉結局。

時間一秒一秒地流逝,一去不複返。

喬然眼眶濕潤了,聲音哽咽,她冇有想到,最後生死關頭,左辰夜竟然不肯走,他明明可以全身而退。

“快走啊,不到一分鐘了。”

說到最後,她已泣不成聲。她知道,太遲了,已經來不及了……

他將剪刀靠近紅線和藍線之間,在她耳畔輕輕說道,“藍線紅線,我們一起賭一把。贏了同生,輸了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