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307章

-

冇有選擇。

他抱著喬然走出湖中,將自己的外套鋪在湖邊大石旁邊平整的草地上。

接著,他將喬然抱至自己鋪好的草地上。

此前,他將手電筒擺在了湖邊的大石上,散射的光線,幽幽照耀著粼粼湖麵。

而眼下,喬然平躺在乾淨的草地上,幾近陷入昏迷。

她像初生的嬰兒般蜷縮著,卻並不安詳,身軀時不時痙攣一陣。

突然,她像是忍到了極限,難耐地低吟一聲,“好熱,熱……”

旋即,再冇了動靜。

手電筒微弱的餘光,映照著她身軀柔美的線條。她的臉頰染著兩抹霞暈,襯著雪白的容顏,美麗得不可方物。

“喬然,喬然。”他低低喚了她兩聲。

而她,已經冇有了迴應。他知道不能再等了,必須占有她,幫她解除藥物的毒性。否則,她會因此而喪命。

即便她現在神誌並不清醒,他也隻能這麼做。

周遭極其安靜,靜得隻能聽見他自己的呼吸聲,越來越急促,心跳也在加速,上下無序地猛撞,無法控製。

他緩緩俯下身,將她籠罩在自己身下,他輕輕地撫摸著她的臉頰,彷彿對待珍寶一般。

流連的吻,輕輕落下。他小心翼翼地填滿她,擁有她,極儘溫柔。

也不知過了多久。

直到,東方已然泛起魚肚白,天灰濛濛亮。

綺麗繾綣,才終於停歇。

他將雙手撐在她的頸側,劇烈的心跳,急促的呼吸,久久難以平靜。

她的感覺,太過美好,甚至讓他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彷彿整晚的纏綿隻是做了一個綺麗的夢。

即便此時此刻,看著她潮紅褪去的容顏,都無法相信,自己已經真實地擁有了她。

他摸了摸她的額頭,她的臉頰,已經不再發燙。藥效顯然已經徹底消退。

她安寧地躺在草地上,突然身體動了動,滿足地,舒適地輕歎一聲。

天亮在即。

左辰夜率先穿戴好自己的衣物,然後他坐起來,將喬然抱坐在自己懷中,再替她一件一件將衣服穿回去。

儘管動作輕微,當他在給她扣衣服鈕釦的時候,她醒轉過來。

山間早晨的空氣無比清新。她深吸一口氣,隻覺得清涼入肺,神清氣爽。

她緩緩睜開眼睛,眼前,左辰夜放大的俊顏呈現在眼前。

深刻的輪廓,英挺的側顏,性感的薄唇,近在咫尺。雖然有幾分疲憊之色,可絲毫不減俊逸,讓人瞧得移不開視線。

她發現他正在給她穿衣服,扣著胸前的釦子。

她下意識地抓住自己的領口,“我自己來。”她的聲音有些沙啞,聲帶疲勞不順暢,難道昨晚經曆了什麼?讓她嗓子都叫啞了?

左辰夜微微抬頭,瞟了她一眼,冇有接話,但手裡也冇有停下。

喬然環顧四周,此時他們身處一汪小湖邊,背後有大石擋住,他的外套鋪在地上,被揉得皺得不像樣,彷彿曾在上麵發生過什麼激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