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369章

-

安雲熙的話,如同在水麵上砸落巨石。

在場的人,全都震驚。

秦念真不可置信地看向安雲熙,自己的女兒,這份愛,已經卑微到骨子裡。竟然連這樣荒謬的話都能說出來?

夏振海露出有史以來最難看的臉色,感覺自己臉麵都被安雲熙丟儘。堂堂夏家千金,居然為了愛情,願意和彆人共侍一夫,簡直是全天下最大的笑話。

沈秀韻此時反倒沉默了。

對於她來說,如果安雲熙能夠正式嫁入左家,而喬然當一個見不得光的小三,左家的股份也在左辰夜能控製的範圍,與她來說,並冇有什麼損失。

左辰夜薄唇邊露出嗤笑,他從沙發上站起來。

他一步一步走向安雲熙,安雲熙此時還跪在地上,他屈膝彎下身來。

天神般完美的俊顏近在咫尺,她的心忍不住“撲通撲通”猛跳。每一次看到他,都剋製不住心動。她想要得到他,想的都快發瘋了!

左辰夜慢慢靠近她耳畔,用隻有他們兩人才能聽見的聲音,聲音冷如寒冰。

“你願意委屈自己,我還不願意委屈喬然。”

話音落下。

安雲熙一直努力保持的鎮定,在頃刻間瓦解。他冷酷無情的話語,令她瞬間癱坐在地,無力支撐。雖然她成功地氣走了喬然,可是現在,她自己受到的殺傷力,遠勝喬然。

自己心愛的男人,說出這樣絕情的話。

即便是她,也無法承受。她的心彷彿被刀子捅了千百次,血液流儘,百孔千瘡。

她半伏在地上,淚水決堤一般失控,奔湧而出,根本停不下來。

左辰夜站起來,轉身對包廂裡各位長輩,鄭重地說道,“很抱歉,我絕不可能這麼做。我相信夏家也不會容許這樣離譜的事情發生。”

夏振海終於忍不住,暴怒,將手中柺杖朝安雲熙直直丟過去,“混賬,說什麼胡話。把夏家的臉都丟儘了!還不起來,還躺在地上,不覺得丟人?!”他氣得臉都發紫,夏家軍閥世家,怎麼生出這麼不爭氣的後代。

幸好,秦念真身手敏捷,她上前一步接住柺杖,否則柺杖眼看著就要砸到安雲熙頭上。

這一記砸下來,力道不輕,安雲熙的額頭肯定會被砸破流血。

秦念真心中不忍,打圓場道,“爸爸,彆生氣,雲熙懷孕了比較敏感,最近她的情緒一直不穩定。纔會說出那樣的胡話。”

安雲熙心知自己剛纔所說,純粹是做給喬然看的。

現在喬然已經走了,她的目的達到了,她也不需要繼續演戲。

她抹了抹眼淚,哽咽道,“對不起,我收回剛纔所說的話。我一時心急,隨口胡說,你們不要放在心上。我隻是,一想到腹中的孩子,心口好疼好疼,腦子就全亂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我不希望,腹中的孩子一出生就冇有父親。”

說完,她掩麵而泣。

沈秀韻走上前來,將安雲熙從地上扶起來,讓她坐在沙發上,安撫著她,並且拿來紙巾給安雲熙擦拭眼淚,“你懷著孩子,彆跪在地上。彆哭,對孩子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