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687章

-

雖然現在簡單縫合的確可以起到臨時止血的作用,但是治療時需要重新打開,痛苦要比現在翻兩倍。

也不知道宮隊長究竟為了什麼,願意忍受這般非人的折磨。

“快,幫我接線小張。”

宮蘇言剛從疼痛中稍稍緩過來,連忙顫聲吩咐。

“是。”另一名特警打開車內裝置的警署內線連接,撥通小張警官的專屬頻率。

“喂。宮隊長平安解救了嗎?”接通後,小張立即詢問,聲音焦灼關切。

“是,我們已經順利救出宮隊長,現在正在幫他止血包紮。”小虎回答。

“小張,喬然追蹤到了嗎?情況怎樣?”宮蘇言急迫地詢問。

“是的,隊長,我們已經鎖定喬然的位置,我現在已經在車上,我們一共派出五輛車,其中特警八名。準備實施營救。”小張一口氣彙報完。

“好,把喬然的定位行蹤信號切到我這邊共享,我馬上出發,爭取彙合。從現在起,由我來指揮。”宮蘇言雖然聲音微弱,甚至帶著絲絲喘氣,可是氣勢不減,堅毅堅韌,命令不容違背。

“是,隊長。”小張立即應聲,還不忘關心一句,“隊長您不用去醫院?傷勢要緊嗎?”

“我冇事,撐得住。閆軍是特種雇傭兵出身,熟悉我們的套路,他手段殘忍,窮凶極惡,你們不是他的對手。聽我安排,不要輕舉妄動。”宮蘇言吩咐。

“是,隊長。”小張再次應聲,“我現在將追蹤信號切到你那邊電台。”

“宮隊長,我給你打一針消炎針。”小虎從急救箱裡取出針筒。

宮隊長現在的情況,他剛纔在非無菌的環境中做了簡易縫合,傷口很容易感染,必須消炎。

“嗯。再打一針腎上腺素。”宮蘇言吩咐。

“這……”小虎心內暗驚,宮隊長這是打算玩命啊。

他知道喬然,也聽彆人議論過,宮隊長似乎對喬然有彆樣的情愫。今日一看,何止是有情愫,簡直就是能夠為她生,為她死啊。

“快點。”宮蘇言不耐地催促,“打完趕緊開車。”

“是。”小虎無奈之下,隻得照做。打完針以後,他又快速替宮蘇言包紮好傷口。

另一名刑警將小張傳過來的信號打開,中央控製檯上,顯示出實時定位,逐漸出現一個跳動的紅點,正是目標喬然。

小虎火速關上車門,啟動車輛。

汽車呼嘯一聲,一路狂飆,跟隨目標前行。

宮蘇言看著定位係統上的紅點,隱約有不好的預感。

喬然現在去的方向,是往斷崖海邊,她是不是不熟悉路?

該死的,他應該想到的。

都怪他,冇能阻止喬然。

果然,喬然走錯岔路,直奔斷崖而去。

宮蘇言絕望地閉眸,心內焦灼如焚。

他們一路追趕。

當定位係統螢幕上,紅點靜止不動時,他的心更是沉到穀底,陷入無儘的恐慌之中。

她已經無路可走,前無去路,後有追兵,而他們還在幾十公裡之外。

怎麼辦?他幾乎不敢想,心,頭腦,都漸漸麻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