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696章

-

另一名殺手瞅準時機,撲上前去。

左辰夜怎麼可能坐以待斃,他拔地而起,反身一個漂亮的迴旋踢,踢掉正想從他身後偷襲的殺手手中的匕首。

以一敵三,對方皆是亡命之徒,豁出命來搏鬥,左辰夜漸漸有些招架不住。幾個回合下來,雖然他打倒一人,但是他自己也受了不輕的傷,手臂,小腿均有被利刃割傷。

喬然在不遠處瞧見,心中暗忖,眼下左辰夜拖住了剩下的殺手們。

如果她能藉機擊倒閆軍,那麼,今天的惡戰,就看到了希望。

她心知這裡地處偏僻,小張他們從警署趕過來,需要很長時間,而眼下似乎已經到了生死決絕的時刻,刻不容緩。

看來,想拖延到支援抵達,是不可能的。

隻有靠自己。

她一邊關注著左辰夜的動向,見他不慎被匕首傷了幾刀,心內難免有些焦灼。

他羞辱她,侵犯她,侮辱她,冤枉她,不信任她,將她傷得體無完膚,今天發生的一幕幕曆曆在目。她簽了字,拿走了離婚證,現在他們也不再是夫妻關係。

她為什麼要牽掛他的安危?

她應該恨他入骨纔對。

應該想將他千刀萬剮纔對。

他受傷,即便他死了,她應該都不在乎纔對。

可是,他又為什麼要來這裡?她不願意去深想,也想不明白。

剛纔,殺手偷襲她的時候,他的確幫她阻止了,否則現在她恐怕已經喪命。

她知道,閆軍想要的是他們的命,絕不會手軟。

此刻。

閆軍一心想要殺死喬然,他四處尋找喬然,發現一點點蹤跡便舉槍一頓猛射。

“砰砰”聲不斷,擊打在礁石上,沙地上,火星四濺。

喬然被迫東躲西藏,左右閃躲,疲於奔命。

在一梭子彈的連續攻擊下,她被迫躍至一處大石後,突然她腳下一滑。

幸虧她反應快,及時抓住突出的石尖,纔沒有摔倒。隻是,這種感覺好奇怪,剛纔好像是腳後跟差點踩空的感覺。

她一驚,回身一看,瞬間驚呆了,渾身冷汗直冒。她的身後竟然是空的!離她僅僅半米不到的地方,竟然就是斷崖!她此前完全冇有注意到,有些巨石背後,直接就是斷崖。

地形完全冇有任何過渡,直接就是斷崖!

她的身後,是一望無際,浩瀚壯闊的大海,波瀾洶湧,金色的日光灑在海麵上,泛起陣陣耀眼的光芒,幾乎刺得人眼睛生疼。

湛藍的海水,顏色深邃,一陣陣海浪翻滾上來,打在礁石上,泛起無數白色的泡沫。

斷崖幾乎筆直陡峭,令人望而生畏。

一時間,喬然雙腿有些發軟,如果剛纔她跳躍幅度再大一些,豈不是直接摔下去?

太可怕了!

天啊,她竟然不知道,這裡地形如此奇特。

石林直接連著海邊斷崖!難怪這些石頭形狀如此奇特,原來曾經是礁石。

她身體劇烈地搖晃了下,心生畏懼,雙手牢牢抓住石尖。

不行,她必須想辦法換個地方躲藏,這裡太危險,稍有不慎便會掉下去。

就在這時,本在跟左辰夜纏鬥的一名殺手,突然發現了喬然的蹤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