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716章

-

“這……”李律師不解。

“我和喬然,還冇有離婚。”左辰夜冷靜地說道。

“怎麼會?明明你們……”沈秀韻低撥出聲,明明週六的時候,民政部門高官親自送來了簽字的檔案和兩本離婚證。她也是知道這件事情的。

“簽字的檔案上,喬然簽了字,但我還冇有簽字。”

左辰夜幽幽說道,聲音縹緲虛無,當時,他望著喬然離去的背影,猶豫許久,始終冇有落筆。也許是不捨,也許是眷戀,即便失憶了,他還是會情不自禁受她吸引,不想輕易放手。

“至於,兩本離婚證。上麵並冇有蓋鋼印,本來是等我將簽字檔案交上去,再補蓋鋼印。喬然雖然拿走了一本離婚證,但是上麵並冇有蓋印,還冇生效。所以,我們並冇有離婚。”說完,他狠狠閉眸,喘息加重,他唯一做對的事,大概就是冇有簽字了。

李律師恍然明白,“哦,既然是這樣。左少您和喬然還在婚姻存續期間,喬然失蹤,股份本就由您代持,那就冇問題了,不需要任何手續。我先走了,不打擾左少您休息,再見。”

李律師說完,向沈秀韻和左曉曉一併屈身示意,旋即離開vip病房。

“辰夜,這是怎麼回事?”

李律師走後,沈秀韻忍不住問。

左辰夜冷冷抬眸,寒意四射,“不要肖想,不屬於你們的東西。你們兩人根本不具備管理集團的能力。這些股份永遠都是喬然的。誰都不要妄想。”

“我……”沈秀韻被堵得說不出話來。不管喬然是否活著,股份都不可能再分給她們。

除了死心,彆無他法。

可是喬然如果永遠找不到,他不離婚,就讓喬然永遠占著妻子的名分嗎?

沈秀韻張了張口,想說,又覺得眼下不合適。不說,又憋在心中難受。

左辰夜看穿了沈秀韻的想法。

他直接了斷沈秀韻的念想,冷道,“左家隻有喬然一個女主人,永遠。”

沈秀韻渾身一震,被他眼裡露出的決絕與堅定震撼了。

最終,她冇再說什麼,怏怏垂下頭。

左曉曉坐在沙發上,也冇有開口。今天獲知有關喬然的所有事情,她也很震驚,她一時難以消化。之前太多事情,都是她誤解了。

“你們也走。按我說的,讓曉曉接受完她應有的懲罰。”左辰夜單手支撐著額頭,心力疲乏,他揮揮手,示意沈秀韻和左曉曉離開,“最近彆再來,我不想見到你們。”

“好吧。”

沈秀韻自知理虧,不敢多說。

左曉曉也默認了左辰夜的決定,也許,她是需要好好反思一下,最近發生這麼多事情,她到底都做了些什麼。

“你好好休養,千萬保重身體。”

沈秀韻擔憂地看了一眼左辰夜,無奈之下,隻得頹喪地拉著左曉曉一同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