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919章

-

她想要上前,碰觸他的胳膊。

卻在他冷如寒冰的目光下,不敢造次。

她怏怏地收回手。

“我一直愛你,嫁給於承先也是被迫的。如果左少可以不計前嫌,我,我可以馬上離婚。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

“你覺得,我還缺什麼?”

左辰夜決定姑且聽一聽,她到底想說什麼?

他缺什麼?天下萬物,都是過眼雲煙,他隻缺喬然一人而已。這輩子,除了喬然的愛,他已經什麼都不要了。

安雲熙見他鬆口,雙眸放光,流露出希冀和貪婪之色。

如果左辰夜真的願意重新接納她,她可以為他做一切事情。她早就想擺脫於承先了。

“左少自然不缺錢。但是,人總有缺少的東西。左少,你應該知道,娶了我,於承先日後將承襲少帥。本來這個位置,是你的。”她聲音略為激動。

左辰夜瞥了安雲熙一眼,“我不感興趣。”

他知道,按照夏家的規矩。不管是男是女,隻要能夠通過測試,都可以承襲少帥。安雲熙自己冇有這個本事,當不了少帥,所以纔會輪到於承先。

“左少,州長呢?議員呢?像左少這樣有財力有能力的人,當選總統都不為過。左少一點想法都冇有嗎?左少,夏家都有實力辦到,你明白的。”

安雲熙越說越激動。

其實來到京城以前,她因為接觸軍閥內部事務少。並不知道,原來夏家擁有通天的權勢。憲政改革之前,l國一直處於軍閥幕府時代,夏家便是軍閥幕府。其實哪怕到了現在,夏家依然可以左右總統。不說七分,五分麵子總要給的。

畢竟,總統冇有軍權。軍權牢牢掌握在夏家手裡。

門外,喬然將他們剛纔的對話,聽得清清楚楚。

聽到這裡,她突然再也聽不下去。

她輕輕地關上消防門,轉身的時候,才發覺雙腿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發麻,難道是站得太久了?竟然冇有知覺。

她腦中渾渾噩噩,逐漸空白,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什麼。

快四年了,他也冇有恢複過去的記憶。

曾經那一段刻骨銘心的記憶,在天龍山的生死相依,對他來說,早已經不複存在。

現在,他依然認為安雲熙是他的救命恩人,或許依然認為,是她將安雲熙推下樓梯,害安雲熙流產。

嗬嗬。

高官厚祿,高位重權,時隔四年,他們還能聊這樣的話題。

她摸了摸自己的臉龐,戴著假麵具。

她突然低首笑了笑,她還在期待什麼呢?簡直莫名其妙。本來她就不想讓他知道她還活著,她隻是回來報仇的,為了念念,也為了她自己。

她不斷的提醒自己。

她隻是,回來報仇的。

至於其他人,其他事,都不重要。

她深吸一口氣,毅然走迴音樂繚繞,歌舞昇平的宴會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