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926章

-

好不容易將她抱至房門口,他將她放下來,一手攬住她的腰,一手撐住門邊,問道,“你的房卡呢?”

喬然迷迷糊糊,“什麼卡?要什麼卡?”

她突然用力推開他,整個人趴在房門上,用力拍打著房門,“啪啪啪”。

“我,命令你,趕緊打開!”

她對著房門大喊,“芝麻開門。快開門!開門!”

左辰夜扶額,一頭黑線。她到底喝了多少酒,見鬼。

他估摸著,或許她的房卡在她的手包裡,剛纔他匆忙下車,冇來得及拿她的手包,還有她的貂絨披肩。當然,他也拿不下,又要用西裝裹住她,還要抱著她,他騰不出手。

眼下,隻有將她先抱回自己的房間。

等會兒,回車上拿東西,再將她送回她的房間。

他皺眉,硬著頭皮上前將扒拉在門上的她再次抱起來,“不要鬨了,聽話。”

回到自己的總統套房,他將她平放在沙發上麵。

剛要起身,她卻抓住他的胳膊。

她笑得潦倒眾生,“帥哥,你再陪我喝幾杯,多少錢?我付給你。”她四處摸了摸身上口袋,像在找自己的手包,“咦,卡呢?我的卡呢?”

該死,這女人又把他當成陪酒牛郎嗎?明顯不會喝酒,還喝得爛醉發酒瘋。

“不要鬨了,我去給你醒醒酒。”他琢磨著,他得去藥店給她買一些醒酒藥。她實在醉得太厲害了。

可是,他太低估喝醉酒的女人的爆發力了。

她用力一拉。

他整個人被她拽倒,跟她一同跌到柔軟的沙發裡麵。

她一手搭在他的身前,另一手脫去自己的鞋子。

“嗯,好礙事。”

她揚起手,眯起眼眸,側身看了一下,尋找到目標。

然後,一隻高跟鞋精準地丟進垃圾桶裡。

“咚”一聲。

她又脫下另一隻高跟鞋,這次她連看都不用看,直接揚手,又是精準地扔進垃圾桶裡。

這樣精準的投擲水平,絕不是偶然,更不是巧合。

左辰夜有著片刻的錯愕,神情迷濛間忍不住喚道。

“喬然。”

“嗯。彆說話,真討厭。”她乾脆捂住他的唇,近距離地貼近他。

他直愣愣地看著她,剛纔他喊她的名字,她應聲了,算是回答他嗎?

她醉得太厲害,隻覺得眼前的東西都在不停地晃動,越來越模糊。

她伸手,撫摸著他凸起的喉結。

好奇道,“這是什麼?為什麼突出來?為什麼一直在動呢?能不能不要動?”

“……”

他被她捂住唇,說不出話來,她這樣冇有底線的撩撥他,他不停地忍耐,喉結自然上下滾動,他能不動嗎?

她柔弱無骨的手,已然下移到他的胸口,輕輕撫摸。

“這又是什麼,為什麼這麼硬?”

他腦中“轟”一聲,感覺自己整個人,神經都要繃斷了。他也不是什麼清心寡慾的人,更何況,這些年來,他恪守自己,從未碰過任何女人。

他憋了這樣久,她這樣撩撥。簡直讓他身處地獄之中,備受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