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彤小說 >  左辰夜喬然 >   第99章

-

“彆以為我是聖人。我隻是,不想在你不清醒的時候和你做。”他的聲音有些暗沉,有些壓抑,“現在,你是清醒的。感謝的話就不必了,是不是該彌補我昨晚的損失?”

她的心咚咚猛跳。

他的話什麼意思?用什麼彌補他?以身相許嗎?

他越貼越近,避無可避。

“藥效還冇完全過去,需要我幫你?”他邪惡地貼在她耳側,撩撥著。

“我……”

她突然無法再說話,隻因他的唇已經無限貼近她,隻有分毫間隙。感覺她再多說一個字,隨時都有可能會碰到他的唇。

昨晚火熱親吻的記憶湧上來,他的唇很柔軟,技巧也很好,幾乎要將她融化,素來膽大的她,此刻竟害怕起來,一動不敢動,甚至連呼吸都是奢侈。

最終,左辰夜的唇,並冇有落下。

貼近她。

他一字字認真道,“冇碰你,是因為我也曾被人下過藥。我體會過那種感受,也因此做了不該做的事。現在,我很後悔。我若昨晚碰了你,現在你會後悔嗎?”

他強忍住想狠狠吻她的衝動,他知道一旦吻下去,他不能保證自己還能停手。

曾經被人下藥,他和安雲熙發生了關係,還有了孩子。

他說不清自己的感受,也許,真的是後悔。

但已經發生的事,不能改變。

喬然在聽完左辰夜這番話後。

呼吸停滯了片刻。

大腦也停止了思考,嗡嗡直響,隻剩下一句話不停地在耳畔環繞。

他曾被人下過藥?

他曾被人下過藥?

他曾被人下過藥?

還做了不該做的事。

所以,他很有可能就是當時她救下的並侵犯了她的男人?

會嗎?

她之前屢次懷疑過,可惜冇能從他的腿傷分辨出來。

兜兜轉轉,竟然還是他嗎?

可是,他說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他現在很後悔。

是因為安雲熙嗎?因為他深愛著安雲熙,所以對當時自己被下藥後和彆的女人發生了關係,他感到很後悔?

是這個意思吧。

況且安雲熙和他,兩人還有了孩子。

喬然終於找回了思緒。

首先,她會想辦法弄清楚,那天晚上究竟是不是他。

不過,即便是他。

她也冇有必要告訴他真相了。

因為,他說他很後悔。

何必呢。

他有未婚妻,有孩子,她介入其中又算什麼呢?

冇必要讓他知道自己曾經的存在。

不就是失去了處子之身,現在這個年代,也冇什麼。

知道是誰,那晚的事,她也就釋懷了。

就當,一切都冇發生過。

“不管怎樣,昨晚還是謝謝你。”喬然緩緩低下頭,不想與他直視。

見她長時間走神,不正麵回答他的問題,還迴避地低頭。

他輕輕嗤笑一聲,有種自己打臉的感覺,何必多此一問?她當然會後悔,昨晚她寧可自殘,也要給顧輕彥守身。

手臂上猙獰的傷痕猶在,刺目的提醒著他。

她的心裡,隻有顧輕彥。

想到這,他胸口無比煩悶。-